不能读取jquery

2月10日孙建平主任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问答实录
发布时间:2015-02-11      来源:上海市交通委员会

  1、上海交通广播:谢谢主持人,我想请教孙建平主任两个问题,一个是在“两会”期间,我们注意到您多次提出外牌在高峰时段的限行时间延长,这个政策大约什么时候会出台?还有,也有媒体不同的声音觉得外牌限行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是不利的,出台这个政策是基于哪方面的考虑?
  第二个问题,在建设高水平综合交通体系当中有一块涉及到快递等现代物流产业,大家知道快递业发展速度很快,这些年经常听到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在抱怨,企业送快递的车子有很多的限制和麻烦。在推动现代物流配送这一块,未来会有哪些设想?
  孙建平(市交通委员会主任):关于外牌延长限行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全面来看,因为上海的交通政策对中心城的道路通行资格是有一个规制的,所以我们实施额度拍卖,已经十多年了,当然大家对额度拍卖也提出各种各样的意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提了许多,最近我们正在做综合的评估。总的想法是要能够有所改善。现在客观情况大家都知道实行总量控制。杨雄市长在“两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也说了,今年在私车额度的政策,一个是总量控制、不变,第二是警示价的制度原来是年度警示价,现在是季度警示价,即前一个季度3个月的平均价。
  原来我们对外牌是高峰时段限行,最近根据建设交通发展院去年一年对整个上海交通情况的监测,原来高峰是早上7点-9点,下午4点半-6点半,现在一个是上午延长,一个是下午提早,对于外牌来说,高峰比例是1:9,9是沪牌,平峰的时候是2:1。这次我们在研究的政策,也不是一下子全部限掉,今年出台了一个很重要的政策,大家注意到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把原来对交通的管理从指标管理上升为指数管理,现在上海的高架常年有42个堵点,地面道路有68个堵点。我们根据这个指数来确定制度措施。今年这个措施还在完善,当然会有不同的意见,在“两会”上我就是想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觉得对一体化发展的理解应该是这样,公共交通是上海这样特大型城市唯一的出路。如果说一体化的发展,应该是把整个上海区域内的公共交通做到充分发达,对于外省市车辆安排可以在城郊结合部多做一些P+R。我们非常留恋世博会的时候,7000多万人次在上海,为什么没有发生交通拥堵,外省市很配合,许多小汽车到了城郊结合部以后进入P+R停车场,真正进入市中心办事都是通过集约化的交通。
  另外,快递这两年发展的很快,现在上海已经形成了两个高地,一个在浦东机场,现在是国际快递企业的总部。第二个是在青浦,是国内民营快递企业的总部。原来整个货运政策是要发通行证的,去年对快递做了一种支持,发了4000辆快递专门的通行证,下一步快递怎么用好各种交通方式,作为城市配送来做好,会有一揽子的政策出台。
  2、上海商报:谢谢主持人,孙主任提到两大机场要建一个快速通道,以及上海在规划铁路东站,我记得这方面的说法比较多,能不能明确一下两大机场的通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概念?上海铁路东站到底建在什么地方?
  孙建平:我刚才说正在做规划,做规划就有一个选址问题。因为上海有两大机场,一个是浦东机场,一个是虹桥机场,原来的设计能量是1.2亿的吞吐量。去年年底已达到8900万多一点,目前容量还没有达到的设计吞吐量上限。现在制约两个机场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当中的快速通道问题。我记得在“两会”时候也讲过,解决这个问题,应该研究铁路东站放在哪里,是不是要学虹桥枢纽,把机场、火车,把长途放在一起?这是其中的一种思路。我认为,两大机场的交通联动取决于几个条件,第一个,如果像2号线那样,需一个多小时就没有优势了,我上次说了时间最好半小时到三刻钟,否则没有优势。第二个,这条线的建设要把对沿线的居民影响降到最低。现在各种方式都在比选,而且还要听取意见,这是一件大事。这件事要做,但怎么做一定要慎重。
  3、上海交通广播:谢谢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孙主任,迪士尼今年年底要建成,目前道路交通配套情况如何?
  孙建平:上海对虹桥国家会展中心、迪士尼乐园在开始建设的时候,对整个配套设施包括道路,包括轨交,包括地面的巴士,包括停车场都有完整的规划。现在一切都按照规划进展非常顺利,而且我们交通委与迪士尼还有一个组织保障,交通委专门有一位副主任在那里,有一个保障小组。就像去年虹桥国家会展中心一期建成的时候,尽管有些是临时设施,但交通还是基本可以保障好的。
  4、上海证券报:谢谢主持人,请问一下孙主任有关长江经济带方面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建设长江经济带交通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记得去年9月份时候国务院发了有关于依托黄金水带推动长江经济带建设方面的指导意见,根据这个意见长江经济带要建综合立体的交通枢纽,上海在里面处于龙头地位。今天你讲到的未来在对外通道和枢纽方面建三条高速公路、四条国道以及铁路等项目,可不可以理解为对去年这个文件,在上海交通领域具体的落地,对于这些具体的项目能不能披露一下建设进展?以及时间表?谢谢。
  孙建平:长江经济带的建设是国家三大战略之一,上海特殊的区位,中央赋予我们的使命,包括对这座城市的定位,是一个汇集点,一个龙头。前面我介绍了几个,刚才海陆空都讲到,港口建设,比如说罗泾港区的功能调整,把上钢九区、十区的功能调整,把大量的道路资源让给客运,其实也是对应整个长江经济带的建设。接下来和国家铁路总公司积极在筹划还有三个方向,沪通,一部分已经开始做了。关于中高水平的综合交通体系,对内是我们衔接问题,对外是一个辐射的问题,这些项目都已经有的在启动了,有的纳入了“十三五”的安排。
  5、东方网:谢谢主持人,前段时间滴滴专车因涉及到非法营运,主管部门开出10万元的罚单,滴滴方面提起听证申请,这件事有没有新的进展?对于滴滴包括一号专车等专车类的APP,我们交通主管部门怎么来处理和管理?谢谢。
  孙建平:滴滴前段时间拒绝接受处罚,但最近滴滴提出要听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这就是放在法律框架里面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行政处罚,有一个行政复议,有一个重要的环节是要听证,我们非常欢迎,大家按照法律框架来谈这个问题。对于刚才说的滴滴、快的等等,我们鼓励创新、依法合规。对于有顶灯的出租车要做到三点,第一,接单子以后不要发生顶灯不换。第二,出租车接单以后就不能再接其他单子。第三,目前为止出租车价格是管制的,搞加价肯定不行。
  我们鼓励专车这种模式的创新,但必须要在法律框架下,不能把私家车接进来,滴滴自己想做我们也欢迎。我和出租车公司的老总也说,你们一定要有危机感,千万不要毁掉自己。出租车还有一个基本服务问题。所以,我们鼓励创新,不是像有些人说的打死,但一定要规范,要依法。
  6、上海电视台:还是关于出租车的问题,运价调整的方案有没有最后确定,大概什么时候推出?还有出租车运营体制改革有没有相关的规划?谢谢。
  孙建平:出租车运价的调整听证会已经开过了,听证会以后有许多意见,市里相关部门根据大家的意见对方案还要做调整,比如说对原来价格调整的收益3:7开的比例问题,有些听证代表提出要给驾驶员更高一些,比如说油运价联动,一年时间太长了,是不是需要进行调整。另外出租车的服务水平需要提升的问题。这些问题相关部门都在完善,完善以后还有一个程序要走。我的判断恐怕一季度不大可能,大概也不会晚于下半年,就在这个区间吧。
  出租车的运营体制管理,因为最近专家们也提的很多,觉得份子钱过高,觉得不合理。上海对这个问题的研究不是一年、两年了,份子钱降下来,从原来10500,现在降到8200。我们也请专门的会计事务所和审计事务所开展审计,哪些应该进入成本。我记得09年的时候有一个促进上海出租汽车健康持续发展理念,我们提出几种模式,在上海多年的实践下公司化、规模化、品牌化,怎么确保出租车驾驶员的合法权益问题,改善劳动环境的问题。我们也提出过车行的模式,可以试点,但总的有一条,就是出租车现有的经营模式必须改革。但是改革的立足点一是要调动出租车驾驶员的积极性,另一个是服务质量。我们和国家交通部也在汇报,他们派了四个组在全国进行调研,关键问题就是出租车的定位。原来没有地铁的时候,只有地面公交,出租车无疑是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后来有了地铁、地面公交,它变成补充。公共交通进一步发达以后,出租车到底怎么定位,这非常关键。它的经营模式是要按照它的定位来决定的。我想,我们还是从试点开始逐步推广。
  7、上海电视台:孙主任你好,您回答出租车运营体制当中提到了好几次试点,这个试点已经做了吗?还是在哪家公司已经开始试点了?
  孙建平:目前还是在做方案。这个试点还有一个,多用一些市场的手段,要有一点积极性,现在政府千万不要再做保姆了。出租车企业现在也感觉到了,因为这次滴滴、快的出来以后,他们有自我革命的动力了,这是好事情,我们要通过市场的推动进行这方面的改革,但政府不要做保姆,市场让他改,他就有动力。
  徐威(市政府新闻发言人):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